云外信

日常摸鱼(๑˙ー˙๑)
沉迷鼬佐。
正在尝试自己产粮(虽然应该不太好吃就是了)。

【鼬佐】爱不释手

#沙雕脑洞#

#文不对题#

#剧情对话大量存在且有改动#

#大写的OOC#

 

 

   洞窟里很暗,顶部垂下的石锥仿佛巨兽口中的牙齿,在黑暗中显出令人不快的存在感。

   很安静,有水珠从石锥间落下的滴答声。

 

   战斗刚刚结束,身体还没有冷却,炽热滚烫的岩浆沸腾在周身的血管中。佐助看着面前静立的人,却觉得胸口一片冰凉。

   那是他的哥哥,宇智波鼬。

 

    *“佐助,曾经我想对你使用别天神之术,想用操纵的方法引导你,我比任何人都把你当做小孩子,只把你当成想要守护的人,根本不相信你的力量……”

 

    哥哥……

 

  *“没有哪个个体能单独完美地存在于世上,正因此我们才会以互补的形式诞生,我想在相辅相成之后,我们才能逐渐往好的方向发展,就像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这两个术一样……”

 

  “看到我的过往,我希望你去寻找我欠缺的东西。”

 

  “不要说我是完美的,首先,我应该让自己认可真实的自己,只要做到了这点,我就不会再对任何人撒谎了,包括对你和对我自己。”

 

  “接下来要停止秽土转生之术,很快,所有被秽土转生出的死人都将消失,战争也将进入尾声。我作为木叶村的宇智波鼬,再一次守护了忍村,对这个世界我已经没有眷恋了。”*

 

   作为守护了忍村的木叶的宇智波鼬?再一次守护了忍村?你已经没有眷恋了?

   那我呢?

   在你口中和你互补的我呢?

 

  *“这也是为了不影响我托付给鸣人的事。”*

    ……

   原来,事到如今,你愿意托付的,是鸣人吗。

 

   背对着佐助的鼬没有看见,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佐助怔了一下,喉间发出了短促的气音,双眼一下子失去了光彩。

   ……

 

  “子,丑,申,寅,辰,亥,秽土转生之术,解!”

 

   属于宇智波鼬的声音在洞窟中响起,果决,利落,不含任何情绪。

  

   看着站立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个背影,佐助又想起自己来到这里的初衷。

他发现了已经逝去兄长,于是固执地追随而来,想要求证真正的事实。他与兄长为忍界并肩战斗,想要去更多地理解这个人,想努力和他并肩而行。

   但是,好像他说什么都没有用。

   他的兄长从来都擅长使用语言作为武器。

   兄长的托付,不是交给他;兄长的眷恋,也不再是他。现在支撑他整个人的意志,甚至还是毁掉兄长自我定义的前提——忍村木叶。

 

   他看着那个背影发出微光,有碎片不断从他周身剥落——术正在解除。

   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唤那个人专属的称谓——哥哥,哥哥,哥哥...

 

   无法传达。

   在决心摧毁木叶的现在,他根本无法将自己脑中无数咆哮沸腾的思绪诉诸于口。

 

   他又一次扎在原地,看他的哥哥向他走来,用幻术给他展示他口中的真相。

  *“鼬,最后答应我一件事。佐助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

   那个平日严苛,不见一丝赞许的人,他的父亲,在坦然赴死之前,最终的托付仍旧是他,宇智波佐助。

   从来都是这样,身为次子,弟弟,他像来都是被保护的哪一个。被保护,就意味着不能并肩战斗。父亲也是,兄长也是。他看着他重视的人接连死去,无能为力,无话可说。

   只因为他是那个被保护的人。

 

   幻术中止,兄长蹒跚的身影近在眼前。

  *“我总是骗你说让你原谅我,但总是用这只手来疏远你。这次,就只说最后的一点真相吧……”

   兄长的手停在眉间,然后托住他的后脑与他额头相抵。

  *“你可以永远都不原谅我,无论你今后如何进退,我都一直,深爱着你。”

 

   哥哥……

   他看着那个人的灵魂脱离躯壳,漂浮至空中,嘴巴控制不住张开,右手不自觉抬起——

 

   没有用了。

   宇智波鼬对世间已经没有眷恋了。

 

   他是他最爱的哥哥,而他是他爱着的弟弟,这就是最后的终局。

  

    爱,对宇智波佐助而言是什么呢?

 

   是斩断羁绊的冷酷决绝;

   是艳丽血眸中的莲花印文;

   是毁灭木叶的刻骨恨意;

   是最后张口却没出声的呼唤;

   是抬起又放下的挽留的手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*后皆为原著对话。

 

—TBC—

 

评论(5)

热度(3)